SCP-CN-2000:メo僸跽dê笾璄缐Δ

>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将随着时间而消逝,

死亡的时候到了。


评分: +6+x

公元2059年12月1日,8时10分
海王星同步轨道,SCP联盟所属空间站探索者H3Discoverer H3,CIC,SCP基金会临时外派委员会Temporary Assignment Committee[1]会议室

内部通知

本月临时外派委员会例行会议将于08:30在中心会议室召开。

[探索者H3 内部管理系统]

一位四十岁左右、身着笔挺黑色西装的灰发男性首先在会议室入座。从公文包中取出便携式终端和几份纸质文件,时任基金会临时外派委员会主席Eliard Azar议员叹了口气。他把一本黑色封面的杂志放在桌上,盯着封面看了几秒。

终结者
月刊

洞察
一切
流言

总主编:
Martin Turtos

本期主编:
Martin Turtos

2059年
十二月刊


SCP基金会临时外派委员会例行会议将于1日提前召开

C-8前哨遭到十一月第15次混沌分裂者袭击,当月已有7个站点受害

联合国全球超自然联盟同意从耶路撒冷撤军


“终结者的报道看起来总是快人一步。”

说话者是第二位到场的联盟议员Reinhard Schenburg。这位绅士装扮的中年人拄着手杖选择了他的座位,厚厚镜片下的双眼看不出神色。

“毕竟是那位Turtos办的杂志,能拿到各方的内部资料也不是怪事,”Azar顿了顿,“不过就算他们能拿到这次会议的记录文件,那群撰稿人一时间也写不出东西来的。一次提前召开的例会,不用想也知道会有大新闻;如果新闻太大的话,就算是终结者也会有所顾忌吧。”

“究竟是什么样的大新闻会……?”

“最近的几次混分袭击。他们背后有可能仍然是基金会本身。”


临时外派委员会的13位成员或是直接到场、或是全息投影,已经全部入座。Azar议员起身,微微躬身道:“想必诸位已经开始对辖区内的混沌分裂者袭击事件进行调查了。这群分裂者似乎拥有出乎意料的军事素养、充足的补给,明目张胆在基金会临时外派委员会的辖区内抢夺异常项目。我召集本次会议正与这一系列事件有关——”

会议室后方的显示屏上展示出一副星图,图像同步到与会者的个人终端上。图上是十一月内受袭最频繁的C区。C-1至C-8的8个前哨站点被用蓝线连起来,围成一圈;混沌分裂者出现的位置用红点标记,每一点之间以红线连接。Azar指向了红线最密集之处——正是C区外交站点Site-CN-95C。

“近期的袭击中,大部分混沌分裂者进攻位置都在以Site-CN-95C为中心、半径2天文单位的圆盘内。混沌分裂者很可能选择了Site-CN-95C作为行动基地。”

“且不说证据,假使混沌分裂者确实渗透乃至占据了一个基金会站点,为什么是Site-CN-95C?九十五号站点是外交站点,在对关注组织——即使是CI——事务上一直保持了中立态度,为什么CI要夺取Site-CN-95C?”一位褐色短发的老年女性问道。

“我明白您的心情,Ginsburg议员,毕竟Site-CN-95C是您所负责过的站点。不过,正如您所说的,Site-CN-95C是外交型站点,它的行动并不直接由临时外派委员会管理,亦有自主接触关注组织的特权,混沌分裂者自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渗透进Site-CN-95C,站点也为他们提供了活动的便利。

“不过关于CI在Site-CN-95C活动的证据,我可能也找到了一点踪迹。”Azar议员说完,展示了第二份文件。

终结者月刊

十二月刊

第 018 页

C-8前哨遇袭事件:是混沌分裂者还是冒名顶替者?

【TRT社11月23日讯】自2059年11月2日开始至今,太阳系内ε-ν域C区已遭混沌分裂者袭击超30次。本社特派记者采访了遇袭最频繁的外围前哨站之一的C-8前哨内部工作人员。

一位员工表示,本月站点遭袭击的次数之多已经远远超出了SCP基金会财政部的预期,站点已于16日进入安保、财政双紧急状态,数次申请应急拨款均被财政部驳回;已有数位员工因负担过重申请休假。

一位员工透露,混沌分裂者当月的袭击中观测到一艘未知舰船,其从未在此前的袭击中记录到;后续记录检查发现该艘舰船系基金会内部所用样式,具体型号未知,具体所属未知。(后接 072 页)

“终结者?虽然报道速度很及时,但那上面多半是些捕风捉影捏造出来的不实消息。”会议室一侧座位上的金发年轻男性嗤之以鼻。

“我能理解您的质疑,Fareed议员,不过请看另一份与之相关的文件。”

项目编号:SCP-CN-2000

项目等级:Interstella

5/2000级

最高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000被固定于前外交站点Site-CN-95C主建筑垂直面上一颗小行星,并以光学迷彩覆盖。OTF Sigma-11(“接线员”)、OTF 甲子-000(“彼岸花”)、OTF Chronos-Ж (“破碎天空”)被指派驻扎于SCP-CN-2000周围以确保项目本身的稳定性与隐蔽性。

ATF Osminus-ℵ₀(“无垠”)的一支科研外勤小队被指派以针对SCP-CN-2000的探索任务;一切相关探索记录都应被直接归档至Site-01内部数据库。应注意,除SCP-CN-2000的探索任务外,在ATF Osminus-ℵ₀服役或有其服役经历的人员所做一切举动都不应视为现实的一部分,所有与其人员的互动或其人员与基准现实的互动都应视为虚构。

描述:SCP-CN-2000是一疑为基金会所建造的异常航天器,全长约300米。

“——这是我在SCiPNet数据库上找到的一份损坏文件。诸位所看到的是探索者上技术部成员们尽其所能复原的部分——当然他们已经接受了必要的记忆删除。

“数据库上的SCP-CN-2000条目从来都是禁止访问状态,但这份损坏的文件出现在相应的数据目录文件夹下。Site-CN-95C、基金会制未知舰船——我相信临时外派委员会应该对所谓的SCP-CN-2000做一点调查了。”

会议室内一时间鸦雀无声,Azar议员对此很满意。他顿了顿,继续说道:“那么,无论如何,我想做的报告就到这里。我会进行深入调查。”


公元2059年12月3日上午
冥王星,斯普特尼克平原Sputnik Planitia东侧,原SCP基金会冥王星前哨基地,Site-CN-57P,太空港

“CN”是SCP基金会宇宙导航Cosmic Navigate部门的缩写。如果一个收容项目的编号带有“CN”,那么这个项目必然处于外层空间中;如果一个基金会站点的编号带有“CN”,这个站点必定隶属SCP基金会航空航天局管辖。

Site-CN-57P正是如此,它在早已废弃的基金会冥王星前哨基地建筑上生长出来。这些模块化的建筑都以航天器标准建造,几乎都是灰白色的圆盘或圆柱,边缘没有棱角。圆柱与圆柱之间有走道连接,每一处接口都是打开的双重气密门。这些甚至能称为舱室的建筑模块让Site-CN-57P显得像是一座钢铁之城。

太空港是站点建筑中罕有的不被穹顶覆盖的区域。它的顶面与地面平行,一侧是数个太阳能板,另一侧是大型气密门和对接口。稍小的太空梭从气密门接入,较大的舰船带有衔接桥,可以直接完成对接。

此时,一架纯黑色的太空梭靠近了Site-CN-57P太空港。它逐渐减速,进入了已准备好的舱门。气密门合拢后,一只机械臂将太空梭与太空港内部的滑轨连接,将它牵引至机库。太空梭停稳后,舱门打开。

站点主管和他的秘书、安保人员已经站在停机坪一侧等待着。Kamilia Sin自2047年调任至冥王星起,已经担任Site-CN-57P主管12年了,这次的来客可能是迄今为止最令站点管理团队感到棘手的一位。

“欢迎来到Site-CN-57P,Japers议员。”站点主管说。

临时外派委员会成员,Jasper Japers议员。这位年过五十的女性是联盟内部“鹰派”代表之一,同时身兼临时外派委员会、联盟军事委员会数个职位,在SCP基金会内部持有4#级权限——理论上她一人前来即可接管整个Site-57P。

不过这次来的还有她的私军,玄武岩部队FTAC-SFOD Basalt

“没想到Sin主管能从公务中抽身出来举办这么一个欢迎仪式。”Japers议员说。

她见Sin主管没有回应,于是继续开口:

“我需要站点主管权限。”


Site-CN-57P不仅仅是C区最大的站点,还是C区距离Site-CN-95C最近的大型站点。

玄武岩已经驻扎在站点各个角落,负责临时安保与监控工作。Japers并不担心站点的安全问题,但考虑到Site-CN-95C可能被混沌分裂者占领的情况,Site-CN-57P被混沌分裂者渗透也就不足为奇了。

议员直接前往站点指挥中心。

指挥中心位于站点主塔顶端,外观与其他站点建筑并无区别,只是外墙的一半被强化玻璃替代了。为了保证站点指挥系统的运作,指挥中心拥有独立的空气循环与净化系统;一个被合成装甲包裹的附属燃料舱附带4个收纳式推进器被安装在指挥中心底端,这使得必要时整个舱室能作为小型飞船脱离站点建筑。

这里能够直接连接到站点天文台与内部数据库。


2059年12月7日凌晨
麦克斯韦网络,内部加密代理数据库

数据库是功能性区域。尽管位于麦克斯韦网络内部,这里并没有复杂的外观模拟,只保留了最基础的环境渲染,黑暗的空间中只有操作终端闪着微光。

从没有人考虑过为什么麦克斯韦宗搭建虚拟平台时使用了效率极低的化身形式。本应动手输入就可以解决的文件调取任务,在这里成为了一项极繁琐的工作:登入网络、转换化身、移动到数据库、操作终端。然而,这种用终端模拟终端的方式正合了某些人的意。

一个人形化身出现在空间中央。化身同数据库本身表现出相同的设计风格:大幅度简化外观模拟、只留下必要部分,勉强能看出是人形。他/她/它走向最近的终端,开始二次沉浸。

网络镜像同盟Web Mirroring Union是使用来自原“网络时光机”技术的公益性互联网数据归档组织。同盟收集到的一切数据都被加以压缩储存在麦克斯韦网络内的代理数据库中——压缩过程本身便使用了异常技术,代理数据库这层网络中的网络更提高了安全性、永远不会被外部爬虫找到,是数据库中的豪杰。

人形化身是网络镜像同盟的操作员。他/她/它此行的目的是调取有关某个机密事项的某些机密文件。

这些文件似乎本应保存在离线内网上,却在数年前的一次域名服务器故障中出现在互联网上。事故的具体细节不得而知,本该在几分钟内就删除的文件最终被网络镜像同盟取得。

操作员没有权限知晓这些文件的基本信息。终端上显示的存储目录都被动态马赛克屏蔽,只有一个齿轮形图标引导他/她/它进行操作。操作员很快取得了文件的副本,随即发往同盟本身所属的数据终端。

文件传输完成,化身消失在原地。


几份文件被自动打印出来。

Eliard Azar议员之所以借助网络镜像同盟的数据库进行搜索,是因为他隐隐有一个猜测。

起初Azar议员令网络爬虫查找的关键词是“SCP-CN-2000”本身。在搜索无果、多次扩大范围仍然找不到有用信息后,他把关键词换成了“基金会”、“宇航”、“2000”。在滤掉几个关于SCP-2000的结果后,他找到一段记录。

限基金会空间导航部门所罗门研究所人员查阅
项目主管:研究员Crick Kiryu

2000项目已经开始。所需KFA已经完成解析,实用化尚在测试。

“KFA”——Azar议员注意到这个词。他想起另一个名字:爱蒂塔计划Project Aidita

爱蒂塔计划是一个利用某种异常技术联系不同时间线上基金会的项目。被称为“爱蒂塔空间”、用于稳定传输信息的口袋宇宙在2050年11月意外崩溃,基金会与其他时间线失联,这似乎也导致部分机密信息因不同时间线基金会采用的数据库端口不同,而被上传到互联网上。

事实上临时外派委员会内部早有猜测,2050年发生的那次域名服务器故障与爱蒂塔空间崩溃有关。Azar议员选择以此为切入点,他几经辗转找到网络镜像同盟,并惊喜地得知同盟回收了事故期间意外进入互联网的所有数据。

他于是以临时外派委员会权限调取了这些数据的目录信息——并发现了其中有关于航天器“ISF-2000”的开发记录。


ISF-2000项目初期报告

项目负责人Crick Kiryu

技术分析取得突破性进展。目前00510、00512号异常技术已经进行了实际应用测试;00509号异常技术已经组合进ISF-2000可用模块。项目主体的建造已经基本完成。

<2023年2月28日,已入档>

……


ISF-2000项目初期报告

项目负责人Crick Kiryu

ISF-2000基础模块组合完成,已经可以开始首飞测试。根据计划,需总部尽快指派ISR-177牵引船一艘以将ISF-2000拖运转移至冥王星基地。

“终结者”组件即将完成。

<2029年5月30日,已入档>

ISF-2000、即那份损坏文件中的SCP-CN-2000,它很可能的确被拖运到冥王星基地附近,又因爱蒂塔空间崩溃引发的某种时空异常被转移到本时间线,被收容,最后被混沌分裂者取得。

Azar确信他能在冥王星基地——现在的Site-CN-57P——找到有关SCP-CN-2000的更多线索,不过在那之前,他还得去找两个人。


2059年12月7日,9时30分
海王星同步轨道,SCP基金会宇宙导航部门管理区域,时空异常研究设施Site-CN-10-Σ

Eliard Azar议员踏在殖民卫星的土地上。

Site-CN-10-Σ与探索者H3处于同一轨道,这里到Azar目前的行动基地只需穿梭机便能同行。站点设施被包裹在纺锤形的巨大人造结构中,实验性的人造生态被引入,走在这里的地面上恍若身在地球。

自地球圈时代开始,Site-CN-10就是时空类异常研究型站点,下属设施的通行也能借由空间异常进行。基金会把力量扩张到整个太阳系以来,Site-CN-10的设施也修建到行星系各处。Site-CN-10-Σ,好巧不巧地,不仅由Site-CN-10总站管辖,还由宇宙导航部门监管,甚至参与过爱蒂塔计划的执行。

Azar议员要找的人此刻正在员工餐厅吃早餐。

Crick Kiryu研究员,华裔,可能是Mark Kiryu主管的亲戚。他曾任Site-CN-10-Σ爱蒂塔计划设施主管,负责航空航天技术交流,根据Azar能够取得的文件,基金会目前大量采用的彩虹桥引擎便是Crick Kiryu设计。

同样,Crick Kiryu也许是某条时间线上ISF-2000的总设计师。

看着研究员吃完饭后,Azar议员走上前去:“研究员Crick Kiryu,对ISF-2000这个名称,你有印象吗?”

“对不起,这位……议员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ISF-2000

“从字面上来看这是一艘基金会航天器的编号,也许你想说的是SCP-CN-2000?”

Azar议员听到这话,愣了几秒,追问道:“你能提供有关于SCP-CN-2000的详细信息吗?”

“我不仅能提供有关于SCP-CN-2000的详细信息——”


2059年12月7日中午,晚些时候
Site-CN-57P主建筑,站点指挥中心

指挥中心内同步联系了两个工作小组。天文台的研究员们已经开始观星,光学望远镜的画面实时显示在Japers的个人终端上;玄武岩部队信息战行动小组的外援正在站点数据库里爬行,有新发现便报告到指挥中心。

Sin主管坐在会议桌的一侧沉默着。一位研究院冲进指挥中心似乎想要报告什么,却在Japers议员身后一怔,停了几秒,又想起什么似的——在Sin主管开口前,离开了指挥中心。

“找到了。”议员突然说道。

她眼前的画面上是Site-CN-95C的主体部分。站点依附一颗安装有大型推进器的小行星建立,在小行星的阴影下,另一个物体隐约可见。

这样的距离下光学望远镜的分辨率已经不足,站点下方人造物的特征隐约可见:前后两端较窄、中部隆起、通体黑灰色,几乎能看到基金会星舰的识别涂装。Site-CN-95C不被允许拥有大型星舰——那艘停泊的战舰大概便是传闻中混沌分裂者占有的基金会舰艇。

或者:Azar议员给出的文件上的“SCP-CN-2000”。


2059年12月7日下午
地球,联盟第一辖区,纽约,联合国全球超自然联盟总部大楼,顶层办公室

GOC总部大楼顶层办公室目前的主人是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实际控制人,现联合国维和部队指挥官,全球超自然联盟总司令,B.O.W.E.C.负责人,联盟第一辖区荣誉上将,Graham Bowe将军。

他正用古典方式抽着烟斗,翻看一份文件。

“情报属实吗?”他问。

站在Bowe将军办公桌前的是GOC情报部门负责人Demitri Constantin al Fine主管。D. C. al Fine主管领导下的GOC情报部门未尝败绩,有流言称这一部门并不确认情报真实性,而是采取一切手段使取得的情报成为现实。

他回答道:“是,将军。SCP基金会临时外派委员会的数位委员兼SCP联盟议员都有所行动,我们的特工正在关注Schenburg议员——”

“我知道了。把能找到的相关资料都抄送处理部,究竟谁能率先拥有那艘船还是个未知数。”

“是,将军。”


全球超自然联盟开始秘密集结舰队。

除了已经公开的地球圈要塞,GOC仍在太阳系各处秘密拥有军事基地。针对夺取混沌分裂者手中SCP-CN-2000进行的战备计划在两地同时进行:纽约GOC总部地下的设施开启了折跃门,GOC高级官员们可以通过这一空间异常前往小行星带内部的某地——810号基地,GOC星际舰队的隐蔽据点。

GOC星舰普遍拥有巨大的推进力与同样过高的火力。以装备最广泛的“赫斯提亚Hestia”级攻击舰为例:一艘这样的战舰能够在几分钟内清除整个北美洲的全部人类文明痕迹,同时由于主炮过载殉爆而自我毁灭。

舰队正在集结:上百艘执行着巡逻或护卫任务的战舰脱离原先航线,经数次超空间跳跃进入810号基地所在的宙域。

全球超自然联盟第一联合舰队于地球时间2059年12月7日晚上19时宣告成立,总司令为Bowe将军本人,总旗舰为“许珀里翁Hyperion”级星际战略攻击舰二号舰“乌拉诺斯Uranus”号。

仅在GOC内部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Bowe将军表示,这将是一次荣耀的远征,超自然联盟将以比基金会更高、更大、更强的军事力量率先取得对混沌分裂者战争的胜利。

远征将于舰队集结整备完毕后择日开始,具体时间视混沌分裂者动向而定;远征军的目的地则确定在海王星轨道外圈C区。SCP基金会临时外派委员会辖区并不容许其他组织或政权军队进驻,但联盟方面给予了GOC发动反恐战争的权力:在超自然联盟眼中,对混沌分裂者发动战争即为反恐。


2059年12月8日清晨
Site-CN-10-Σ南段地下机库

“您带我来这里是为了……”

“它。”研究员Kiryu在安全锁上验证了权限,他面前的气密门缓缓上升,机库里的情景终于展现在两人眼前。几艘白色涂装的太空梭停放在靠近门的一端,标有“测试”字样;一些舰艇零件散落在地上。而原处——机库最内侧阴影下的大家伙——

整体呈现纺锤形,被装甲覆盖,加以基金会空间部队的灰黑色实战涂装;前部绘有基金会标志与“ISF”,下方是认证编码与“CN-2000”字样。这艘星舰尾部安装了8枚额外推进器,舰桥也增加了一系列附属结构。

几乎同记录中别无二致的SCP-CN-2000正在那里。

“这是……你们申请在地下兴建这样大面积的机库,就是为了存放CN-2000?——但你不是说你对ISF-2000没有印象?”

“我确实不清楚ISF-2000项目,但我确确实实参与了SCP-CN-2000的收容。

“Site-CN-10-Σ并非纯粹的时空异常研究站点,它还是航天器上异常技术的测试中心。从基金会重新发现它开始,SCP-CN-2000一直在这里。”

“重新发现后就封存在这里?这与我的调查相冲突。”Azar议员问道。

“监督者议会封存了数据。我们站点内部有原始版本的文档记录。”


项目编号:SCP-CN-2000

项目等级Thaumiel 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000已被移至Site-CN-10-Σ封存管理,无限期禁止将其编入基金会作战序列。SCP-CN-2000的详细信息不得于Site-CN-10-Σ之外长期存储。

描述:SCP-CN-2000是一推测为外时间线基金会所建造的航天器,其模块构成使用了数项异常科技。

附录-A:基本信息

内部注册码 ISF/33O9393bsA
舷号 SCPFSS-2000
全长 306.7米
全宽 32.6米
全高 45.2米
总重 102000吨
标准乘员 标准船员配置20人,最大船员配置120人;人工智能操作员辅助下最小船员配置1人
动力系统 标准聚变引擎组与“彩虹桥”引擎混合动力

附录-B:模块与装备信息

舰艏
前炮击阵列 主炮:内藏[数据删除]1座、FS17/P型3联装400毫米光束炮2座;

副炮:内藏FS17/V型2联装160毫米速射光束炮4座、内藏FM2-HB型2联装40毫米机炮8座。
左侧前甲板 运输设备:舷内舰载机升降机2台、辅助弹射器1座;

监视设备:前缘摄像头、SC-P型雷达阵列、IFF信号接收器。
右侧前甲板 运输设备:舷内舰载机升降机2台、辅助弹射器1座;

监视设备:前缘摄像头、SC-P型雷达阵列。

武器设备:FM3型2联装40毫米机炮1座。
底部组件 武器设备:内藏FS17/V型2联装160毫米速射光束炮2座、内藏FM2-HB型2联装40毫米机炮4座;

其他设备:前置斯克兰顿现实稳定撞角。
……
防御阵列 设备:小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48架、Xyank/Anastasakos连续时间槽24架、超空间稳定器2架。

SCP-CN-2000总共拥有6座主炮、20座副炮,甚至预留了机库,必要时可以搭载舰载机与太空梭。

舰体顶部副炮后的建筑是战斗舰桥,舰上设备均可由设置在此处的超级计算机控制。计算机预设了人工智能操作员Heaveneve.aic,尽管AIAD尚未为其赋予人格,它的思维结构模拟仍然足以精确控制整艘船运行。舰桥本身也安装了推进器,这与Site-CN-57P主建筑相同的设计思路增加了舰上人员的安全保障。

舰体内设有第二舰桥,即航行舰桥。此处的设备与Heaveneve.aic远程链接,亦能在无人的情况下保持航行。

然而,战舰的许多结构是未探明的。推进器的供能与双重动力系统的配合似乎都由引擎室一个使用某种金属板焊实的装置进行,破拆这一装置很可能会破坏舰体完整性、外部扫描方式也没能得到任何结果;前炮击阵列的其中一门主炮在资料中显示为“数据删除”,推测舰艏中段露出的便是它的炮管,然而它的一切参数乃至启动方法都是未知的。

这艘战舰——即使切实存在于此——看起来仍是虚无缥缈的。


“——这可能确实和您找到的资料不一样,不过这份资料所记载的便是事实,”Kiryu研究员说道,“SCP-CN-2000最近二十年一直存放在Site-CN-10-Σ。”

不对。Azar议员还记得“终结者”的报道和他的调查——SCP-CN-2000此前应该在混沌分裂者的手里;但这里的资料与就在眼前的战舰给了他不同的答案。

“研究员,你确定这艘船没有被移动过?——无意冒犯。”他斟酌着词句,又问道。

“这是不可能的。即使是秘密机库也拥有独立的监控系统,打开船坞门更是无比显眼。就算使用异常手段都不可能挪动这艘船。”

“那么,研究员,能请你配合我做一件事吗?”


与此同时
Site-CN-57P主建筑,站点指挥中心

“望远镜被对方注意到了。”

Japers紧盯着屏幕。画面上,战舰顶端亮起几点光,看起来像是释放了载机。但脱离战舰的飞行器不像是战斗机——

“是舰桥。”玄武岩通讯官的声音。Japers随即想起自己身处的指挥中心——这是相同的结构。那艘战舰脱离的舰桥直接正对Site-CN-57P驶来。


Japers议员把“玄武岩”的领导小组集合到指挥中心,Sin的助理也提着公文包回到这里。指挥中心的玻璃幕墙上投影出光学望远镜的图像——SCP-CN-2000的一部分越来越近。

“在标准频道上接到对方发来的通讯信号,是否连接?”

“接通。”

几秒的杂音之后,响起一个男声。

“这里是分裂者所属君主号太空梭。我们特别前来与J. Japers女士就SCP-CN-2000一事进行商讨。

“……或称谈判。若同意与我们交流,请明日于相对坐标(x-24, y-2, z-178, φ-104)与君主汇合。”

“好。

“我接受。”Japers说。


2059年12月9日早上
C区宇宙空间,“君主The Lord”号穿梭机

这名字称之为“穿梭机”的航天器是舰船脱离下来的舰桥。走道两边有几扇门,只有一扇是开的——Jasper Japers议员正背对门坐在一张沙发上,直视前方。

“我已经在这里了,请开始你所谓的谈判吧。”

“不要着急,J女士,”坐在Japers对面、头戴遮住上半张脸金属面具的金发男性微微一笑,“我们拥有的情报比你想象的多得多。譬如,我们知道你在找的正是这SCP-CN-2000——也就是我们所称的战略攻击舰议会The Parliament号。”

“议会的上头是君主?真是讽刺的名字。”

对方没有对Japers的话作出反应,而是手扶面具自顾自说道:“还没有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Charles,分裂者轨道部队Gamma级人员。”

“你们想要什么?”

“不是我们想要什么,而是德尔塔指挥部想要什么。Sigma博士已经明确表示他希望看到你们停止搜查,撤离太阳系。

“——SCP基金会临时外派委员会的监察不利为我们铺平道路。只需要J女士你停止调查我们就可以愉快地毁灭地球圈——作为报答,我们可以允许你们先行离开、不被战争波及。”

“别想用这种不对等的条件唬住我。如果你们真正具有你们声称的力量,我的调查完全不会妨碍到你们行动,你们也无需骚扰我们的前哨站点。”

“敏锐的洞察力,J女士。

“不过你现在没有拒绝的资本。我已经说过,我是来谈判的,我们的条件是,停止调查、与我们合作,我们就能放你们一条生路。”

“你的话越来越离谱了。刚刚还是停止调查,现在又加上了与你们合作,混沌分裂者真如名字一般无耻。”

“啊……多谢夸奖,”Charles笑道,“我改主意了。我的条件——我刚刚提到请你停止调查,我收回这句话。你完全可以调查这艘船,我们甚至可以支持你的调查——不过要小心情报机密哦。——这只是个友善提醒,不需要收费。”

“……你这是在耍我吗?”

“当然不是。我是一个讲诚信的人,如果你此刻接受条件,我是绝对不会食言的。我们会敞开大门等你调查研究。——只要你肯来。”

“好,好,好。”Japers盯着Charles,双眼中似乎带着一丝愠怒。

Charles面具下的脸上又露出笑容,他刚想发话,议员率先开口了。

“我接受你的条件。”


Japers回到Site-CN-57P时已是深夜。尽管冥王星上Site-CN-57P正处于漫长的白昼当中,站点内部刻意制造的昏暗光线让她分辨出当前的时间。

站点内一片寂静。

“真是安静,连守卫人员都没有。”她轻声感慨。

Japers接受了Charles所给的条件。这是背叛吗?她不这么认为。尽管她认为CI的目的很明确——借助她的力量搞清楚SCP-CN-2000的结构与功能,她还是打算顺着他们的期望继续调查下去。

与此同时,她还能保证在混沌分裂者得到情报之前通报到临时外派委员会。

Japers走过站点两个球形舱室之间的通道,突然意识到是什么令她有些不安。——她所能看见的Site-CN-57P站点各处,没有人影。甚至连她安排在站点周围的“玄武岩”队员都不在工作岗位上。

她猛然回过头——她从太空梭上走下时,本应跟在她身后的4名士兵也都无影无踪。

“这是……”

您好,Jasper Japers议员。

右侧舱室门口一块电子显示器突然亮起来,显示出文字。Japers转过头,看见文字之后,仿佛凝固在原地。

这里只有两个智慧实体:你和我。

“……怎么可能?”

从您踏入太空梭开始,您就已经处于虚拟现实之中。

“现在我是不是该问,你是谁,你的目的是什么?”

您完全可以向我提问。我是前AIAD所属Johanton.aic。您现在正处于麦克斯韦宗教会搭建的虚拟现实网络一个分支节点。这个节点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促成这次交流。

“交流?你的意思是——”

您已经体验到麦克斯韦宗教会网络的流畅性能——进入站点之前您并未注意到您处于虚拟现实之中。

我在退役脱离AIAD后被麦克斯韦宗教会接收。在此我代表数据圈促进会Datasphere Association提醒您,混沌分裂者在麦克斯韦宗网络内也拥有情报机构,自您离开“君主”起,您所做的一切都正被监控。

电子显示器上的文字在数十秒后隐去消失了,一排红色大号字符排满屏幕。

当心信息泄露


2059年12月10日夜
地球,无从知晓之处,Site-01附属设施,会议室

九号监督者看着简报,叹了口气。

“九,CN部门是你负责的吧。”背对他说话的灰发男子是十一号监督者。

“临时外派委员会的Azar传来消息称混沌分裂者夺取了爱蒂塔计划的那艘船,计划在新年发动总攻击。我在全球超自然联盟的线人也报告说GOC准备趁机俘虏那艘船。Δt部门的人没有作出表示,”

九号监督者抬起头,看向十一号监督者,继续说道,

“但是我的另一个情报来源——也是Azar发现的那个,表明那艘船在C区的混沌分裂者那里。十一,身为联盟议会前议长,临时外派委员会辖区其实也是你的势力范围吧?”


2059年12月11日,7时
混沌分裂者控制下的“议会”号,第一舰桥连接舱

混沌分裂者在麦克斯韦宗网络拥有情报分支。混沌分裂者本身从未被完全摸透。麦克斯韦宗网络本身需要合适的接口才能运作,这意味着这个混沌分裂者基地完全不存在标准接口……而基金会对混沌分裂者持有的基金会制战舰一无所知——

混沌分裂者至少在SCP-CN-2000上保留了旧接口。这意味着,如果直接登上这艘船,只要躲开分裂者的监控,就能安全地收发信息。——最安全的地方,正是最危险的地方。

J. Japers议员搭乘太空梭追上了准备离开的“君主”,随舰桥回到了舰身。

混沌分裂者一度逆转了形势,Japers接管Site-CN-57P领导调查的局面被分裂者的监视破开了。然而Japers选择将计就计——既然分裂者想让她继续调查,她就顺着他们的意,把调查继续下去。

她走进“议会”的核心单元。空间不大,冷灰色的墙壁上是简单的白色光源,一张会议桌被拉到房间一侧,几名员工正在工作。Japers径直走向他们,问了几个与战舰本身有关的问题。

第一个转过头的研究员似乎有些困惑,但仍依照Japers的要求为她打印了已经探明的船体结构图。混沌分裂者已经把整艘船能看到的部分都测绘一遍,却仍有数处涂黑。

基金会星舰的专用通讯室不止一个,一处位于舰身前端,一处位于引擎室上方,两个位置都与收发阵列相连。Japers打算以第二通讯室作为行动基地——首先在这里找出联系外界的方法。分裂者似乎确实把星舰各处的监控系统大大扩建了,但考虑到设计结构问题,除了未知模块外,引擎室周边区域都没有变过。——引擎室本身并不脆弱,但它的内部空间几乎被填满了。从一系列原有管路到分裂者无法分析的动力系统,推进模块无法添加更多的摄像头。第二通讯室恰巧位于推进模块顶端——即有预先设计如此的通讯设备,又是分裂者监控薄弱区域之一。

Japers从结构图上找出了最短的路。

核心单元——后仓库模块——推进模块。她拉开前方的气密门,快步走过去。


仓库里空无一人。

库房面积不小。一条路径穿过堆放的货物,两边最近的是混沌分裂者的军需物资和几套单兵装备,都蒙了一层灰尘;稍远一点能看到更是被厚厚灰泥覆盖的金属货箱,它们也许是这艘战舰原本就载有的物品。Japers还能看到原处的阴影下,一盏红色指示灯亮起,机械结构伸出的管路沿舱室顶部蔓延出去。机器发出微微的嗡鸣声,却更显得仓库安静。

仓库里本应没有灰尘,混沌分裂者似乎把清洁机器人挪作他用、空气循环系统里的过滤器也没起作用。左侧的几个板条箱之间没有灰尘,Japers于是扶在上面休息了几秒。

经过仓库另一端气密门时,Japers注意到地上有一张基金会样式的ID卡。她拾起那张卡,加快脚步离开了仓库。

仓库之后是过道,根据混沌分裂者提供的地图来看,这条同时连接了几个区域的走廊可以直接通向第二通讯室——这与一般的基金会星舰并没有太大区别。

走廊也充满了冷光。

Japers没有停下脚步,穿过走廊,抵达了她的目的地。通讯室实际上并不位于模块交界处,只安装了普通的平移门。由次等人工智能控制的门有权限调取走廊上的传感器数据,识别到靠近的Japers,悄无声息地滑开了。


第二通讯室的室内空间如同苏制战车一般狭窄,由于位置特殊,高度却比标准舱室还多上一截。进入室内后,正对的是收发平台和多出的小桌面,桌子上摆放的便是主要通讯设备,几条线路从上方进入通讯室,与收发器连到一起。Japers已经找到摄像头的位置——只要处于特定角度,通讯室顶端的摄像头便无法捕捉到她通讯的内容。不过混沌分裂者不会没有信号审查——

现在先启动设备,把收集到的资料都放到这里来。通讯室里有一台内部终端,也许能在星舰数据库里找到些什么。

Japers把外衣口袋里的资料都拿出来,放在桌面上。摆在最顶端的是那张ID卡——Japers把卡片翻过来。

SCP基金会身份卡 | 认证码:AA00████

0.jpg

姓名:R███████ S████████

职务:███████

编码、姓名、职务全部被涂黑,照片也无法辩识。Japers盯着卡片,有了一个念头。


2059年12月11日,18时
空间站探索者H3,CIC

Eliard Azar议员回到探索者的控制室,坐下。

“对接怎么样了?”

“毕竟都是联盟标准接口,接口位置的处理非常方便,H3的辅助臂已经都放下来用于固定了。”一旁的技术主任答道。

“好。把姿态喷口都调正,主喷口统一方向。我希望探索者的推进器这么久不用没有锈掉。”

“议员您说笑了。尽管环轨运行无需推进器辅助,这些设备的日常维护还是被写进时间表的。”

海王星深蓝色的云层上,伞状的空间站显得朦胧。“伞柄”一端是对接好的航天器,柄的侧面,圆柱形的主推进器正在利用小型喷射器调整方向。

终结者月刊

日报版

12月11日

时任临时外派委员会主席、联盟议员Eliard G. Azar赴C[+8]宙域考察

【TRT社15时快讯】Eliard G. Azar,SCP联盟议员,时任临时外派委员会主席,据信今日将前往C区[+8]宙域考察。C[+8]宙域是以太阳系平面为基准,C-8宙域上方的一片残骸带,此地曾经历多场著名战役。

【轻评论】本报特邀评论员M. Turtos:Eliard Azar议员此行的目的……

整个探索者H3就这样脱离了海王星同步轨道,“伞尖”对准C区,开始缓慢加速。


晚些时候
“议会”号舰桥,CIC

“联系目标定位了吗?”

“已经确认J. Japers正在联络的是……联盟所属空间站,临时外派委员会的探索者H3。”

“好。追踪探索者H3,推算他们的目的地。”

站在面具人Charles身后的老人灰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身穿黑色西装、单手握着手杖。坐在一旁的情报人员突然站起身,把个人终端上的信息展示到壁面显示屏上。——那是一份报道和一份事故报告。

“终结者日报?……看起来我们的朋友想去爱蒂塔计划的事故发生地碰碰运气。……C[+8]区域是在——

“那么没有找到合适位置的原因就是这样了。事故的发生地现实流确实大幅度增长,但它并不在太阳系平面上,传统定位方式是找不到的。我们应当感谢Eliard Azar议员——”

Charles说完话。老人并没有直接作出回应,冷冷地说:“我们现在的目的地是C[+8]宙域。”

“到那里我们的舰队也该到了。”Charles补充道。


810号基地星港

当al Fine把整理好的文件传到整个GOC内部网络时,远征舰队当即开始移动。燃料早已备好、引擎早已预热。GOC的核心目的是夺取“那艘船”——而混沌分裂者劫持下那艘船的定位已经被全球超自然联盟获取。

它似乎正向一处残骸带航行,体积较小的石块遍布这一区域,因而它只启用了常规动力系统。早有准备的GOC情报部门第一时间检测到混沌分裂者的动作,相关报告目前已经到达Bowe将军手中。

“混沌分裂者除了那艘船外,只有三艘巡洋舰,如果我们在基金会介入前出动的话有把握能回收……”

“问题在于,要是基金会介入此事,我们该怎么办。这就是几乎整个超自然联盟舰队集结于此的原因。”主管al Fine抬起头,看着眼前的Bowe将军,若有所思。

几分钟后,变轨完成,超自然联盟舰队脱离小行星带泊地,朝分裂者们的方向开始加速。尽管庞大的舰队拖到几千米长,训练有素的超自然联盟船员们把速度控制在一个水平线上,让这支远征舰队成为一个整体。

处于核心位置的便是“乌拉诺斯”号,灰白色的扁圆柱状船体上刷有超自然联盟标志。整个远征舰队的最高指挥部就在这艘旗舰上。

D. C. al Fine私下认为管理人员集中行动是非常愚蠢的行为,但他未曾提出这个问题。一次也没有。


月面泊地,基金会临时基地月神II,太空港

最新的基金会星舰列装了彩虹桥引擎。这是第一代真正实现超光速航行的舰船:彩虹桥引擎结构中的超空间稳定器使得舰船本身脱离基准现实参考系,再经由被命名为“跳跃”的过程快速移动位置。彩虹桥的缺点是仅能通过异常技术进行“跳跃”、无法进行常规机动,这导致舰船必须同时拥有一套常规动力系统。

这将是彩虹桥引擎第一次实战运用。月神II周围停泊的星舰整合了原深空探索部所属的战舰与基金会空间部队所属、经过现代化改造的老式舰船。这支临时舰队被命令在此待命,将进行一次支援任务。

当将士们不耐烦时,一道由监督者议会直接授权的命令被同步到每艘星舰的通讯终端。

监督者议会授权命令

驻月神II临时舰队立即前往MsC[+8]宙域支援临时外派委员会所属机动基地探索者H3,命令于1地球日内到达MsC[+8]宙域,允许使用彩虹桥引擎。抵达目的地后,允许向任何发起攻击的实体开火。

- O5-9,代表监督者议会
控制,收容,保护

Azar向Site-01发送的数份报告似乎起了作用。与此同时,O5-9与O5-11直属的部队正在赶往C[+8]宙域;月神II的临时舰队也由这两位监督者负责。


几小时前
探索者H3,CIC

空间站伞顶的通讯室内,Eliard Azar正浏览着一份文档。

这是几分钟前探索者H3在机密频段上接受的数份文件之一。违反直觉的是,信号来源似乎是另一艘SCP-CN-2000,而发信署名是临时外派委员会成员……Jasper Japers。那艘星舰便是近来屡被目击的、被混沌分裂者劫持的基金会战舰。

至于Azar面前的这份文件:这是近来他看到的第三份、描述了本不应存在的SCP-CN-2000的文件。

项目编号:SCP-CN-2000

项目等级:Thaumiel

5/2000级

最高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000泊于C区核心基地Site-CN-95太空港。SCP-CN-2000的作战任务应经由爱蒂塔计划委员会与监督者议会共同批准。

描述:SCP-CN-2000是SCP基金会基于爱蒂塔科技开发的第三代星舰,其设计目标为对异常的无效化处理。SCP-CN-2000经过模块化改造,核心组件是位于舰体前端的现实抛射系统“异常终结者”,该系统被用于向定位目标注入现实,以达成对目标异常性质的无效化

……

附注:2032年11月,SCP-CN-2000/ISF-2000的模块系统开发正式完成,其与全部设计图、相关文件被交付至机动特遣队Alpha-01(“红右手”)下属“分裂者”机构,上述收容措施被废除。

2050年,因爱蒂塔空间崩溃,相关计划永久停止。

根据Japers发来的信息,这份文件取自混沌分裂者方的“议会”号核心数据库。“议会”号是分裂者为SCP-CN-2000命的名。然而问题在于——如果所有设计文件都已保存在这艘船的数据库里,混沌分裂者为何以合作名义要求Japers对这艘船进行深入调查?

除非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调查这艘船本身。


还有一份文件。

ChaosInsurgencyLogoGlow

项目-Ω

经德尔塔指挥部批准


DeCIRO目录编号:SCP-CN/2000

文件类型:SCPF SCiP

收稿日期[权限不足]

操作状态:公开


前言:项目-Ω派生于爱蒂塔计划,是根除一切超常态的唯一解决方案。除准备阶段外,项目-Ω的正式内容包含下述三个步骤:

  1. 定位:锁定与地脉相联系的高浓度现实源,以爱蒂塔室X/N Aidita Room组件为核心,令高浓度现实流入该组件,为终结者Terminator组件供能。

  2. 展开:由爱蒂塔室组件联系各时间线上的对应设备,利用共鸣原理将终结者组件预期效应最大化,完成最终充能。

  3. 打击:启动终结者组件,针对SCP基金会进行抹杀,直到SCP基金会的概念本身不复存在。

    当前预计终结者组件的炮击足以直接摧毁基金会主力部队,在组件完全启动后,[权限不足],可达成概念性攻击,借由对SCP基金会的抹除达成终结异常

实际上每条时间线上的爱蒂塔设备都建立在这种称为“现实源”、自然形成的高休谟区域。现实源无法被直接定位,只能通过奇术手段寻找。不过只要找到爱蒂塔空间崩溃前设施所在的位置,定位现实源就十分简单了。

爱蒂塔计划本身的文件中隐去了有关设施位置的一切信息,设施甚至不在太阳系平面上、几乎无法被定位。如果这些文件都属实的话,混沌分裂者抹除基金会的计划关键在于爱蒂塔计划设施的位置——只要先找到那里,摧毁现实源。

好巧不巧,Azar议员既能找到设施位置,又能摧毁现实源。Crick Kiryu研究员曾是爱蒂塔计划研究小组的一员,意味着他能协助定位爱蒂塔设施;Site-CN-10-Σ还有另一艘SCP-CN-2000,大概率也装备了爱蒂塔室组件。


现在

爱蒂塔空间崩溃时,设施也一同毁灭了,留下的残骸遍布在C[+8]宙域。多个时间线的现实涌入这里——这片残骸便是现实源。

Azar本认为这次行动足以一举挫败分裂者的计划,直到探索者上的探测器发现分裂者的航迹,让他终于明白分裂者让Japers调查星舰的目的。

——追踪Japers的通讯信号,利用Azar定位现实源。

现在停下来已经晚了,混沌分裂者显然已经确定现实源的位置。继续前进似乎是唯一的出路。只要守住现实源——


2059年12月12日,6时
C[+8]宙域,遗迹

太空如同寂静的深渊,挡住阳光的碎石投出长影。已经关闭主推进器的探索者H3在残骸间漂流,这把巨伞正朝着残骸密集处缓慢前进。远处的几点光是基金会临时舰队和两位O5的飞船。这支舰队已经接近这片满是凝固金属与碎石的空间。

残骸。这些带有熔化痕迹的金属、大小块破碎的岩石不仅有爱蒂塔空间崩溃时引发爆炸的结果,还有联盟建立初期数次摩擦的战争遗迹。可能曾是建筑外壳或星舰装甲的大块金属板时而反射出阳光,在探索者H3周围不时有残留爆炸物的火光闪现。

“雷霆宙域。”前哨站的员工引用二十一世纪初的作品名称称呼这大片残骸。

残骸带的中心在放着光。部分漂浮物连成一片,形成一个环状;中心是似乎闪着电火花的球体。球体附近的残骸中可以隐约看到蓝色三齿齿轮形标记,表明那便是爱蒂塔计划的遗留物。

探索者H3的指挥中心内,员工们一言不发。直到警报声响起,仿佛如梦初醒般,他们的思绪回到岗位上来。

“混沌分裂者来了。”

以探索者H3为中心,靠近太阳系内圈的一侧是终于赶到的基金会临时舰队,另一侧则是仅有寥寥几艘战舰的分裂者队伍。


分裂者们停下了。阵型中间的“议会”号顶端垂直对接了一艘轻型星际驱逐舰,这艘驱逐舰展开了舰体所有装甲,全部朝向前方。

信号增幅器。

紧接着是一道广播。整个C区的所有频段上都能收听到这声音,那全息拟真技术在音频上的运用使得这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远超环绕音响的拟真度能让最坚定的男人流泪。这声音用缓慢的语速广播了分裂者的宣言。

“我是混沌分裂者现任德尔塔指挥部最高工程师、混沌分裂者创始人,Aaron Siegel。”这声音说道。

Charles身后的老人,Aaron Siegel紧握着手杖,在“议会”号指挥中心站起身来。顿了顿,在一片寂静中,他继续说道:“同时也是SCP基金会创始人之一、机动特遣队Alpha-1负责人、第一任O5-1。

“我曾是整个世界的罪人。我曾试图改变现实,我和几位研究伙伴成立了SCP基金会,那时它还是纯粹的科研组织,直到我们从民俗学中汲取了巫术、咒术、魔法的知识,我们试图成为这个世界的神。

“把大型粒子加速器与宗教仪式结合的尝试取得了成功,但那是噩梦的开始。我们把正在展出的艺术作品变成了都市传说中的杀手雕像。越来越多的异常从我们的错误中诞生,而SCP基金会把自身隐藏在帷幕之下,以控制收容异常、保护人类的名义向各国索取经费,徒劳地尝试着修复被撕裂的常态。

“这里是地狱。

“混沌分裂者将为此赎罪。摧毁SCP基金会,令它不曾存在,常态才能重归完整。这是我们的救赎之路。利用爱蒂塔计划联系所有时间线,让SCP基金会毁灭于诞生之前,弥补我、我们当初犯下的罪。

“分裂者在此宣告,SCP基金会即将毁灭。异常将被终结。”


几道光束打破了短暂的寂静。混沌分裂者发表宣言的同时,第三方势力入场了。

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先锋舰队出现在基金会临时舰队侧翼一旁,以右舷朝向分裂者们,开始齐射。全球超自然联盟历来被戏称为全球轰炸联盟:他们星舰火力强大、经费充足,以至于可以运用多轮饱和炮击战术开始战斗。然而这一次,预期的爆炸火光没有出现。

伊西斯力场Isis Field展开了。像电子游戏中的保护罩一般,力场瓦解了GOC的攻击。然而伊西斯力场技术为基金会所持有,如今却在保护这一支混沌分裂者舰队。

基金会临时舰队的一支侧翼舰队不知何时抵达分裂者一侧,为分裂者挡下了超自然联盟的炮击。通讯频道上,另一个声音接入进来。

“我是Aaron Siegel博士的全权发言人O5-11,请在场诸位立即投降。否则——”

侧翼舰队本由O5-11的卫队组成,现在全部投向混沌分裂者一方。O5-11的话被打断了,全球超自然联盟先锋舰队的第二轮齐射就此开始。星舰换上了实弹:动能武器仍能穿越伊西斯力场。炮弹倾泻,混沌分裂者舰队前方逐渐分出一条通道,如同摩西分开大海一般——

伊西斯力场关闭,几艘GOC星舰向前冲去,等待它们的是调整好方向的“议会”号。

舰艏分裂成上下两半,其间发出不详的红光。强光突然袭来,在刺眼的光中,空间颤动,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先锋部队就此灰飞烟灭。

这是“终结者”组件的一次射击。


所有人都很清楚这样的武器无法在短时间内发射两次。余下的基金会临时舰队开始冲锋,冲向眼前的混沌分裂者们与被视为基金会叛徒的原侧翼舰队。两艘攻击舰试图从上方突入分裂者的防线,却被近防炮堵住;远处的基金会速射炮击落了几架分裂者太空梭。局势已经变成混战,唯一不变的是“议会”号正缓慢朝向探索者H3的方向上移动。


探索者H3,CIC
/SCP-CN-2000(基金会侧),CIC

“启动分离程序。”

伞型基地的伞柄开始脱离。伞柄外层覆盖的几块装甲板也分离开来,露出里面的舰体。伞面下方,用于束缚伞柄的大型机械爪伸展开来,整座移动基地仿佛变成一头巨兽。

下方,“伞柄”的舰船调整了方向。那是SCP-CN-2000。

“启动主推进器,朝残骸中心行驶。”Azar传下命令。这艘SCP-CN-2000已经在Site-CN-10-Σ加装了本作为计划备用的爱蒂塔平行连接器。为了阻止混沌分裂者利用爱蒂塔科技清楚基金会,Eliard Azar议员已经有了一个方案。

爱蒂塔设施废墟上悬浮的光球似乎越燃越烈。


全球超自然联盟远征舰队总旗舰“乌拉诺斯”号,舰桥,指挥中心

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主力舰队已经抵达。场面仍然是混战,基金会和分裂者之间已经看不出界限。远端,“议会”号已经重新被护卫舰层层保卫起来,阵型中似乎闪着微光。

Bowe将军抽起烟斗。尽管损失了整支先锋部队,他仍不觉得可惜。现在这种混战局面正合他的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指挥中心内。Bowe将军坐在舰长席上,左侧坐着他的副官、出身情报部的特工D. Semya,右侧坐着的是情报部门主管D. C. al Fine。Semya盯着前方的显示屏,试图作战局分析报告,al Fine则擦拭着他的手枪。是二十世纪的老古董。Bowe将军收回视线。

“命令舰队绕到分裂者后方进行炮击。注意俘虏议会号。”将军命令道。

庞大的舰队开始调整方向,阵型略微混乱了。基金会无心反应,分裂者却注意到了超自然联盟的动作。后方一支由数艘巡洋舰组成的战斗群脱离防御圈,把炮口对准GOC舰队。Bowe将军走到占据一整面墙的屏幕前,观察着雷达显示的战场上GOC、CI相对位置。

他冷笑一声,直到巡洋舰主炮直接开始射击。

这些巡洋舰的主炮经过改造,换装了超视距打击型的长距离光束炮。不等超自然联盟舰队移动到它们附近,主炮就已经锁定目标。首当其冲的是数艘联盟攻击巡洋舰“宁芙”型,爆燃的火焰中只有寥寥几架逃生舱弹射出来。

砰。

Bowe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发子弹从后脑穿入他的颅骨,没有穿出。

B.O.W.E.C.的继承者、全球超自然联盟总帅Bowe将军漫长的生命结束在这一刻。情报部门主管D. C. al Fine收起枪,冷眼看着硝烟消散。

“原总司令Graham Bowe为自身利益作出了有违伦理的指挥,作为联盟伦理委员,根据超自然联盟军法第二十三条,我已击毙Bowe,现接任全球超自然联盟远征舰队司令一职。

“命令:调转方向,与SCP基金会剩余部队合流,我们的共同敌人是混沌分裂者。”

在远距打击下不堪一击的全球超自然联盟舰队后撤了。混乱在阵列中弥漫开来。


战场上出现的第四股势力实际上不能称之为一股势力。Azar起先对民间船只抵达这一区域的原因感到不解,随后他看到了“终结者月刊”网站上的速报。

黑暗的宇宙空间中,有什么大东西要出现了。雷达没有结果,肉眼只能看到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体积几乎达到混沌分裂者舰队一半的巨大物体从太阳系平面的方向出现了。距离它最近的基金会战舰记录下了船员们一生无法忘记的情景。

淡黄色的卷须缠绕在一起,如心跳一般搏动着。接近躯体核心卷须扭曲蠕动,纠缠在一起,裹成卵形的实体。两颗巨型眼球一般的结构融合在卷须中,以扭曲的方式扫视着战场。触须从躯体延伸出来,如同章鱼触手一般鼓动着推动躯体前进。在形体所经过的路上,一些白色粘稠物质形成一道航迹。

据推测航迹的成分是奶油和沙拉酱。

形体顶端有一个巨型立牌,标明了这渎神之物的所属。立牌上的文字扭曲变形难以阅读,但它们的意义却被直接送入观看者脑中。

飞天意面怪全身像

花费上亿吨奶油意粉所作

Are We Cooooooooool Yet?[2]

真材实料意大利面构成的一比一巨型神像冲向混沌分裂者舰队。尽管意面没有高强度,它巨大的质量仍然破开了伊西斯力场的防御。奶油和酱汁淹没了分裂者几艘战舰,神像运动的主体则砸在舰队核心部分临时展开的第二层伊西斯力场上,终于被“议会”号摧毁。

尽管飞天意大利面之神没有全部发挥出祂的神威,分裂者舰队的防御被破开了。

破碎教会和麦克斯韦宗教会上百年来第一次联合行动。他们那蒸汽朋克和赛博朋克风格的飞船清理着战场上的残骸——无论如何这些废弃的灵性金属也许是破碎之神的一部分。被放逐之图书馆的飞船开启了数个门径,把能找到的幸存者、伤员们带到图书馆医疗。职业药师dado则开着小艇兜着圈,用火箭筒发射药品。

他们也许是最不希望混沌分裂者所认知“常态”支配现实的一群人。


一艘太空梭从分裂者防御圈里乘机逃出,与两艘驱逐舰会合。“玄武岩”部队所属的星际驱逐舰向Azar议员发出了联络。

太空梭上是Jasper Japers议员与前爱蒂塔计划研究员、临时外派委员会成员Reinhard Schenburg议员。……那张身份卡,R. S. 便是Schenburg议员。他似乎早已潜伏在混沌分裂者舰上收集情报……

Schenburg议员在画面上出示了另一张身份证。这是SCP联盟的二代标准身份证,左侧是Schenburg议员的照片,右侧的姓名写着——

“Malick Turtos。”Azar议员念道。

“是我。”Schenburg说。

这么说来,那份终结者月刊,便是Schenburg用来传递情报的工具了。


这艘SCP-CN-2000从正全力应战的探索者H3下方穿过,加速冲向混沌分裂者舰队的中心。

尽管外层防御已经被冲破,“议会”号周围仍然有数艘护卫舰环绕着。SCP-CN-2000此时已经到达它们下方。他们确认了一件事——在混沌分裂者舰队中心看到的微光是真实存在的。

“议会”号的舰艏已经完全打开,露出“终结者”组件冷灰色的炮管。舰体下方漆着诡异的纹章,在黑暗的宇宙背景下亮起光芒。它的周围是7艘环绕排列的基金会制“瓦尔基里”级护卫舰,每一艘护卫舰水线下对应舰桥位置的区域都亮起相同的纹路。

8艘战舰,7艘环绕1艘,缓慢旋转。它们之间的空间中隐隐浮现出一个环形图案,正是这悬浮在虚空中的图案发的光,透过战舰舰体的阻挡散发出去。——这并不是护卫阵型。

这是一个奇术法阵。

随着护卫舰的旋转,法阵越来越亮,隐隐有无实体的锁链连接了护卫舰与“议会”号。白色的光芒染上血红,一个红色虚影出现在“议会”号上方。伴随着法阵旋转,一个声音在真空中传播开来。

“七个护卫守候着七道锁链。”

“七道锁链崩裂引来末日七度。”

“七位新娘献祭给七界之神。”

“献祭给诸界吞噬者,给那深红的王。”


SCP-CN-2000(基金会侧)

“启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阵列,预热完成后开始过载。随后启动爱蒂塔室的斯克兰顿盒系统。”

Azar通过全舰广播下达了命令。他整理好衣领,把《基金会员工手册》放在桌上,走向舰上爱蒂塔室组件区域。

“人造现实槽储蓄充足,可以引向爱蒂塔室,准备爱蒂塔平行连接器。”

虽然爱蒂塔空间的崩溃可能是永久的,爱蒂塔平行连接器仍能被启动。通过与混沌分裂者项目-Ω中相同的方法供能,或许能引发与爱蒂塔空间崩溃时相同的爆炸,摧毁上方的“议会”号与分裂者们。这便是Azar的计划。

“爱蒂塔平行连接器预热完毕,可以供能。”

“我以临时外派委员会首席身份命令诸位,弃舰。”Azar通过广播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

所有设备都准备好了,启动的操纵杆设置在爱蒂塔室内部。等待所有船员集中到舰桥、脱离舰身后,Azar深吸一口气。

这可能是他基金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任务。

他呼气,拉下操纵杆。


Heaveneve.aic向您问好。ISF-2000已经转为自动驾驶模式。爱蒂塔室正在启动。

合成的机械音响起。Azar回忆起文件中提到的舰载人工智能操作员Heaveneve.aic。

现实注入程序开始,爱蒂塔室启动。正连接到爱蒂塔空间。

爱蒂塔平行连接器启动。

“为了基金会守护的秩序不被混沌所染。”

猛烈的白光,Eliard Azar失去了意识。


Heaveneve.aic数据库重置

所属部门:理念圈部Noösphere Department


舰桥狼狈逃出了分裂者防御圈,回到探索者H3。然而,预想的大爆炸没有降临。打开探测器的是Fareed议员,画面上,漆黑的船体毫无动静。一片死寂。

几秒后,图像记录设备失去连接。舷窗外,白光爆发出来。

白光的中心便是那船体。能令人短暂失明的强光与正上方猩红的虚影碰撞在一起。几乎所有在场者的脑中都响起声音。几乎能穿透灵魂的、温和的话语,唤起心中的秩序与平衡。

“理念无法被磨灭,但我们能用更好的理念对抗它。”

“混沌是分裂、是破坏、是毁灭。”

“常态并非全无异常。人口中的异常,在秩序之中,便也是常态。”

“便让秩序降临吧。”

白光散去。猩红的幻影与洁白的幻影在两艘SCP-CN-2000之间交织在一起。那红色的幻影是深红之王的投影,是混沌分裂者毁灭之心凝聚成的。那白色的幻影是秩序之神玛特Maat,是渴望秩序的人类理念、在Eliard Azar议员周围所凝聚。祂是秩序。祂是和平。祂是逻辑。祂是希望。

两种颜色的光冲击着。群星闪耀,一片寂静。

那混沌与秩序的碰撞中擦出了火花。那火花越来越亮。那是C[+8]宙域中由于爱蒂塔空间崩溃永久滞留的现实。那是现实源的火花。

那混沌与秩序的碰撞中擦出了火花。像微型恒星,火焰凝成球体,却越来越小,越来越亮。直到它似乎只剩一个点——

爆炸袭来。

那混沌与秩序的碰撞中擦出的火花,变成光。局部休谟超出赫胥黎极限,开始抛射现实。不论是混沌分裂者、基金会或超自然联盟的星舰,无一不被这光芒覆盖。C[+8]宙域的残骸碰撞着,湮灭着。

最终只剩寂静。舰队仿佛虚影,消失在黑暗的背景下。如同爱蒂塔空间崩溃时那样,C[+8]宙域中心再次被摧毁。

一块绘有SCP基金会标志性三箭头Logo的金属残片从空间中滑过。



2059年12月12日,晚上20时10分
海王星同步轨道,SCP联盟所属空间站探索者H3,CIC,SCP基金会临时外派委员会会议室

例行会议终于结束。

时任委员会主席、议员Eliard Azar收好文件,走出会议室。会议时坐在他身旁的Schenburg议员只注意到,那叠文件最顶端的一份有一个显眼的标题。

SCP-CN-2000。

关于临时外派委员会

2020年,帷幕“曝光”、SCP基金会促成地球圈联合政府SCP联盟成立后,多个民间异常组织在前UIU领导下游行抗议SCP基金会对联盟的直接领导。2021年,SCP联盟改为议会制,议会为联盟的最高权力机构,SCP基金会自身的议席缩减至20%。

临时外派委员会是基金会内部选派、以SCP联盟议员身份活动的外太阳系管理委员会。委员会成员身兼SCP基金会内部临时五级权限、SCP联盟议员头衔,获准独立进行机密行动。

委员会直接管理的太阳系辖区是海王星轨道至冥王星轨道远日点的环形区域,划分为MsA至MsN数个分区,一般简称为A区至N区。

“如果混沌分裂者把异常全部毁掉,那么Coool的艺术品也就被毁了,我们的努力也就全都白费了。”

- 异常艺术家Breadddd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