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et Me Not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289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890当前不可收容。研究员Myosotis Silvatica应保证其记忆的存续,以遏制SCP-CN-2890效应。

描述:SCP-CN-2890可能是一5级顶点型逆模因实体。

据推测,当前IntSCPFN数据库中大量产生的数据丢失错误(error_1146)均为SCP-CN-2890异常性质的实质体现。该类数据丢失错误被临时编号为SCP-CN-2890-E。


附录:研究笔记CN-2890

我的名字是M. Silvatica,出生于[数据丢失],高级研究员,博士学位,Site-CN-75。父母分别是[数据丢失]。以下是关于SCP-CN-2890的初期记录。

SCP-CN-2890-E最初被记录于2011年,研究员[已编辑](隶属于Site-CN-75)试图将编号SCP-CN-[已编辑]指派给当时正处于待编号状态下的异常项目00092,这一操作导致终端系统崩溃;之后于数据库专用终端进行的尝试均导致系统报错,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部在进行数据库排查后这一错误被确认为异常现象。

最初一批被归类为SCP-CN-2890-E的异常数据丢失错误分别位于下列数据库编号:θ'31252256(后半部分)055(初始数据记录)。此类错误不一定产生于正常数据库目录,例如编号“θ'”并不处于标准目录中,然而,所有该类错误似乎都与基金会一并不存在的无名部门有关。

在对潜在的相关异常进行初步调查后,基金会异常宗教表现部确认SCP-CN-2890为一顶点型实体,相关研究交由Site-CN-75继续完成。

在我的记忆、乃至我全部同事的记忆中,SCP-CN-2890的研究工作一直由我负责。但几个月后我开始怀疑这一点——数据库里,我的名字之前存在数个多余的占位符。

异常宗教表现部的那伙人说CN-2890可能是个神性。起初我们觉得难以置信,但几天后我们发现“异常宗教表现部”根本不存在。一整个部门完全消失了,它原本的职能被“战术神学部”所取代。异常宗教表现部的所有成员——可以预想地,从名单里消失了。

数据库里产生了新的空缺。大部分被归类为SCP-CN-2890-E。当我发现异常宗教表现部成员留下的数据记录被占位符取代时,我终于意识到CN-2890的数据记录中那些占位符的来历。这时我已经无法回忆起异常宗教表现部任何一名成员的个人信息。

我开始怀疑SCP-CN-2980是个高危害[数据丢失]。接着就是现在,我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刻,甚至[数据丢失]的概念都开始在我脑中模糊不清。尽管我不确定纸质文件和数据库上的内容能撑多久,我的直觉告诉我它们至少能留下一点痕迹,因此我将把我接下来的行动全部记录在这里。

测试

项目编号:SCP-CN-2890

项目等级Keter Neutr 无效化(即将?)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890已经被我成功拖住——困住?

不出意外的话,我将是SCP-CN-2890的最后一名受害者。不会再有任何人因它而死了。

我的名字是Myosotis Silvatica。我的名字是Myosotis Silvatica。我的名字是Myosotis Silvatica。现在我还不能忘,我必须保证我能记住,直到SCP-CN-2890完全毁灭崩溃忘却

描述:SCP-CN-2890可能是一5级逆模因实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