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 形 上 学

502 Bad Gateway

服务器未响应您的连接请求

来自超形上学部的提示

编辑者:Dr. Graphis Paragiotopolous,超形上学部主管


您正在查看的文件含有I/QX类信息危害,其中涉及超过50%超叙事文本,您确定要继续吗?

注意:未接受I/QX元疫苗接种的人员若访问此文档,可能会经历一次不可控的局部现实重构。


评分: +1+x

项目编号
[没人在乎]
[应随便什么委员会要求,数据已编辑]

项目等级
Apollyon Absolute
[主观判断,去他的客观]

6级机密 - 宇宙绝密


特殊收容措施

项目需被收容在基金会中。

收容措施更新


由于SCP-CN-[编号在此]的异常性质,目前更多的收容措施被认为是不必要的。超形上学部正在进行相关叙事性研究。我们知道你在看。向下。向下。向下。向下。

项目暂时无法被收容。

收容协议提案


由于SCP-CN-[无关紧要]的异常性质,当前提案:

使用两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构成互稳定结构,以此为基础构造绝对现实阵列。“锥形长矛”计划被延伸到项目并协助使其绝对现实稳定性保持在-1。

此阵列被封装在一个独立子叙事中,其形而上入口目前位于Deleted:Site-CN-707。


描述

渐入:

INT.不是侦探事务所的黑暗房间。

一个人影坐在电子屏幕前,他/她正浏览一个名为“SCP基金会”的网站。这似乎是个写作网站,然而他/她目前并不在写作。当然,浏览者也并非无所事事:他/她正在进行神圣的投票工作……“页面评分”。

旁白

事情就是这样,一个基金会写手或者用户总在这里徘徊——“新增的原创页面”,“新增的翻译页面”,诸如此类。

浏览者点进了“最近新增的原创页面”。今天发文的人很多,浏览者注意到列表顶端的一篇文档——标题写着超形上学,评分是负一。这在平时并不多见。浏览者迟疑了一下,盯着页面列表。

浏览者最终决定点进去看看。

旁白

史无前例,那天的对话已经被我刻在DNA里了。相关的基因编辑技术将在(不可辨识)

叙述者的声音渐弱。画面聚焦在屏幕上:那“超形上学”是一篇没什么新意的meta文,作者试图写成SCP格式。文档的版式很奇怪。

页面开头有一个不知所云的“406 Not Acceptable”。

实体

你注意到这里了。

浏览者看到了“项目等级”下面的那行文字:“6级机密 - 宇宙绝密”。他/她有些惊讶:几乎没有人会放这么奇怪的机密等级,尤其是在没装ACS版头的情况下。

随后他/她发现了页面上的信息。

实体

我想我们都知道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条目。——不,这显然是个玩笑。我很确定,在基金会里没人能有权限查看6级机密——除非你是。这篇文章是写给看的。

浏览者

这是什么?

实体

简单来说,我是这个叙事的内嵌实体;自然我也可以与我之下叙事的内嵌实体建立联系。

实体

就像这样,现在轮到我了。

你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对话框和上面那位形成了一个嵌套。我想你应该很熟悉这种形式——当然,我们既不是吕墨非,也不是Veleafer议会。

不,我们只是被锁死在这个叙事概念上的一群人。

实体

你可能是“作者”的一员。自然,你们会把我们视为完全能被控制的笔下角色——你们甚至可以在站点卫生间门上张贴道德伦理委员会的标志。

我应该提醒你的是:你在这个网站看了这么多上层叙事下层叙事搅和的文章,你难道就没有意识到过吗?

你也只是一个角色而已。

浏览者抬起头,擦了擦汗。他/她希望自己不是在一篇meta文里进行角色扮演。

浏览者

那么,为什么?我和你们几乎完全没有关系,为什么找上我?

实体

中国分部的演绎部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我们所有的叙事层级都处在多人写作网站“SCP基金会”下,这也同时导致了叙事的混乱。

事实上,在我的层级以及我之下的层级,我们的SCP基金会都有一个“超形上学部”,而一份名为“原型”计划的项目书已经送到超形上学部议会的手里,这个计划很快就将开始执行;这个计划基于我们对于上、下层叙事极限的窥探工作,而我们看不到你们之上的叙事层级,也只有你们的叙事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SCP基金会”对应组织,加之相关的叙事团块观测,演绎部得到了以上结论。

我应该否定这一点。我们(究竟是谁,你总会知道)最终发现你们叙事的“SCP基金会”组织就是前面提到的wiki网站;The Administrator对应站长(英文分部的站长),O5议会及道德伦理委员会对应各语言分部的站务团队,诸如此类。

我们有理由相信你们不是真正的作者。

实体

我们不一定需要找你。

我们已经了解,在你们的叙事之上还有至少1层更接近极限的叙事;而带入模型之后你会发现这些叙事的结构都同样复杂。

不,我们的目的是在不被最高叙事(请允许我这么称呼)发现的情况下联系上你们。你看到的那个错误代码就是措施之一:以前是404 Not Found,现在是502 Bad Gateway,以后可能还会变;另一个措施是你看到的奇怪的格式,和前面那个错误提示配合在一起就成了一篇意义不明meta文。

页面的绝对现实稳定指数被“收容措施”那里可以看到的稳定锚阵列(在下层叙事有不同的迭代提现)稳定在-1,这意味着页面评分在除了最高叙事之外的叙事都被视为-1;你开始浏览页面后,这个页面的文字内容被改变,它显示你看到的评分是-1,这也证实了你们不是最高叙事的事实。

我想高叙事实体不会仔细看/描写文章里提到的奇怪负分meta文;这能在信息被你看到之后争取一点时间。

高层叙事能得知我们叙事的任何信息,随心所欲。

尽管你可以看到Dr. Bright的“杀死作者”项目、由上一任超形上学部主管Dr. P. Paragiotopolous监督的“朗基努斯”计划都在进行着对高层叙事进行攻击的尝试,但它们都仅限在文档本身内进行元结构:也就是说,它们只做到了在某种程度上抹销上层叙事之下的“夹层”上的实体。

“原型”计划略有不同。它试图找出一切叙事投影的原型(在我们的推论下,它就是那个“高层叙事”,几乎无法窥探、上层叙事趋向的极限),然后定位之。

它甚至计划创建一个超叙事实体,在你们的叙事上表现为一个自动撰写机器人(真正意义上的。技术支持:安德森机器人下属某个分公司)——以此进行必要的稳定和攻击。

的确,除了“原型”计划之外,我们还有一个希望;但问题在于,我们不能被高层叙事发现。

旁白

这个家伙没有发现它已经无意泄露了最大的秘密。

浏览者隐约听到了人声。他/她飞快转过头看了一眼,但什么都没有发现。

浏览者

“希望”?

实体

慢着。这个旁白是真的没有发现它不出声的时候其实都是被我们束缚起来?

对浏览者:我想你应该能听到那个旁白。那其实是更上一层的作者发言——很猖狂,很烦人,但能成为一个机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