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浦月明
评分: 0+x

脖子上挂着黑色耳机,黑色套头衫外面是黑色夹克,黑色长裤配着黑靴子——初见时燕筑给我的印象就是一身黑,只有夹克衫胸前的图案是白色的。这个嚼着口香糖的姑娘留着短发,不看脸的话像个非主流男青年。不过也许是出于私心,我对燕筑的第一感受并不坏:看到那件夹克时我就认出了那图案——那是死核乐队Lorna Shore的标志,这让我当即视她为志同道合的重型乐迷。

“天王盖地虎?”她嚼着口香糖问我,有些口齿不清。

“屌似你老木。——妈的,不知道哪个傻逼想的接头暗号。”我说,“怎么称呼?就叫代号还是有什么昵称你听得惯的?”

“就用代号吧。”口齿仍然不清。

“好的,特工燕筑,”我故作严肃,“请问你为什么不把东西吐了再说话?”

她一脸无辜:“附近没有垃圾桶。”

“还挺讲文明。”我乐了,“不如咱找个有垃圾桶的地儿谈正事。晚饭吃了吗?”

联盟的预算越发吃紧,到现在人员调动居然连个车也不配了,还要我到车站接人。按照联盟管理条例,调任的人员应该尽快进行述职报告,临时做任务的也得尽快了解一下现场情况,但车站人多眼杂,开车回站点再说又太迟,想来想去,我相中了最近的联盟安全屋,打算先把要紧事交代了,顺带算是给新人开个欢迎会。

于是我领着燕筑穿过车站广场,走进广场边一家叫老王的烧烤店。店里客人不少,喧闹得很,不过还有几张空桌很突兀地摆着。我随便找了张旁边地上放着垃圾桶的桌子坐下,点了些串和饮料:“多放孜然。”

燕筑在我对面坐下来,从桌边抽了张餐巾纸,把口香糖包上丢了。见我决定在这里交接工作,她显得有些犹豫:“这里安全吗?”

“不用拘谨,这里其实是咱联盟的观察哨。知道隔壁基金会有一堆前台公司吧?这儿也差不多,店里装了种叫什么什么发生器的设备,识别到咱们的员工凭证之后,普通人都注意不到咱们的。至于店员,都是联盟的文职,算是在这儿兼职打个工。”

“好的。”她沉吟片刻,“他们说该叫您……曾队?我们的任务大概是怎样的?”

“他们没有先给你发文件吗?”

“我只接到了要求我自费来这里,在车站与您接头的通知。”

“真让你自费来的?我天呢,行,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情况。”

我告诉燕筑,我的团队是联盟负责地区关注目标追踪的精英小组,不过基本上是一帮能摸则摸的懒汉,申请把燕筑调过来则是相中了她的个人能力——在联盟奇术培训测试中名列前茅的燕筑会成为我们任务的一大助力。事实上我们目前负责的任务正是追踪一个未登记蓝型——一个既不属于联盟管制,也不属于联盟承认的同行组织的奇术师。

“奇术师吗?”

“对,是我们小组查了很久的目标,因为这两天有线人报告了他在浙南一个小村的行踪,我们才紧急提前了你的到任时间。”说到这里,我发现燕筑好像有些不安,一手拨弄着鬓发。

“浙南?具体是在——”

“离你老家只有两小时车程。”

CC BY-SA 114514.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