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ARIS HORMRESS的提案二
评分: +1+x

Ex_Machina.svg

人类不能再生活在恐惧中。没有东西能保护我们,我们必须保护我们自己。

Mission Statement of the SCP Teams, Frederick Williams, 1920

Forget_Us.jpg

说明

项目编号:SCP-001-ARC

项目等级:不适用

特殊收容措施:必要时,SCP-001-ARC应被置于SCP数据库主列表之首以便参阅。

描述:SCP-001-ARC,即以下文件,是一份针对SCP基金会——以及作为其领导核心的监督者议会——在SCP-2000项目及其附属站点Site-2000问题上的相关事件的叙述性汇编。SCP-001-ARC中的全部内容,均得到了相关人员确认,是为SCP-2000问题的真相。SCP-001-ARC被起草以澄清围绕监督者议会产生的诸多问题。

文件开始。

EP_00.svg

怀疑一切和相信一切同样简单,二者都令反思不再必要。

Science and Hypothesis, Jules Henri Poincaré, 1901

自从公元2024年,问神Apocalypse”计划宣告胜利结束以来,基金会就没有再度安宁过。关于“问神”的资料已经向整个异常世界公开,其后,正如基金会高层所预料的那样,引发了巨大的震动。如今,“异常”存在的根本理由已被揭露,就连帷幕本身的必要性都受到了质疑。倘若我们所接触的异常来自于一个神性现实学构造体,那么,考虑到物理神学现已成为一门完备的学科,是否可以认为异常是自然的一部分呢?分裂者们宣布基金会至此再无存在法理,破碎教会声称这是伪神的诡计,全球超自然联盟则准备围绕那个“神”展开抹杀行动——然而,在这动荡之中,基金会内部一场非公开的战争,对人类文明史带来了更加深远的影响。

故事始于一次普通的人事调动。

站点主管联席会议加密线路

致M.-C. 陈主管:

您近期发表的文章《基金会末日应急预案刍议》反响颇高,我们衷心地表示祝贺。我们注意到,这篇文章着重论述了被视为高级机密项目、与SCP-2000直接相关的“拉撒路”程序。众所周知,“拉撒路”程序是SCP-2000的执行部分,SCP-2000本身,亦包含了人类信息存储设备和复制设备两个单元——在必要的情况下,我们甚至能够通过“拉撒路”程序复活特定基金会员工。您对这些项目的研究很深,不过,令我们惊讶的是,您在文章中直接指出,即使包含了SCP-2000,“拉撒路”程序不能也不可能独立作为基金会应对末日的最终保险。

这一观点是您文章中最受争议的部分,毕竟这几年来,我们有SCP-2000作为灾害保险早已深入人心。“问神”计划以后,除了具体所在地之外,SCP-2000的相关文件同时被解密——在已经证明存在“神”的今天,我们亮明底牌,宣布人类不会简单地灭亡。否认SCP-2000的保险功用,似乎是在自损士气。不过,我们认为,您持有这样的观点,是因为您在研究过程中,早已意识到了“拉撒路”程序背后的东西。如果您确实对这一点有所疑虑,并且拥有继续探究的意愿,我们或许能就此事进行一次合作。

倘若您意向继续,请向下阅读;如果您没有相关意向,此封密函并不存在,您也从未受到过来自站点主管联席会议的联络。如以上事实遭到动摇,站点主管联席会议直属特遣队俄梅戛-0“猩红之脊”将被调动。

您可曾注意到,监督者们自“问神”计划解密以来,就从未出现在任何员工面前过?他们除了继续下达命令外,只同主管级人员们点对点交谈,而不论人员权限高低,会议形式永远是仅限声音Sound Only。我们确信,“问神”计划背后隐藏着什么。——监督者消失的同时,调用SCP-2000的申请不断增加,但从未被批准,甚至没有人员获准前往SCP-2000的所在地,所有的相关研究也都没有通过审核。考虑到SCP-2000的解密正是在“问神”解密之后,我们推测,这二者之间存在联系。

做出如上推断后,我们针对监督者的怀疑日渐加深。一份在基金会进行大裁员的草案被递交到联席会议上讨论,那似乎是监督者的非正式干涉;一份关于“神”后续研究的草案绕过联席会议送抵几座研究站点,提及了一套“维系灵魂存在”的仪式。有线人传出监督者们正在寻求永生的信息,我们曾派出情报人员调查此事,但小组在报告“疑似受警戒”后进行了自我证据销毁作业,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信息。

这时,您的文章发表了,您也迅速成为了我们的希望——监督者们不会不赏识对末日预案有如此透彻了解的您。

我们目前已经取得可信的情报,您将在近期被调动至一处纯文职站点——北美文书站点Site-81B。您应该很熟悉这座出现在所有SCP-2000相关文件上的文件中转与归档站点。不过,这只是因保密需要而编造的假信息,Site-81B是基金会内部的“前台机构”。站点主管联席会议的情报小组已经确认,这一站点并不存在;其所有经费和名义上的活动均指向一处直属于监督者、并未登载于任何可供我们直接调查的书面文件的站点,编号似乎为Site-2000,站点识别码不明。您将要赴职的站点,正是Site-2000,负责管理SCP-2000这一最终保险机制的唯一站点。

我们希望您与我们合作,承担起传递情报的使命,从监督者的阴影中解放基金会。

合作的报偿,在合理范围内的,我们将尽可能满足。

SDJC.svg
站点主管联席会议

站点主管联席会议加密线路

致联席会议:

[敏感信息已编辑]

陈明灿

EP_01.svg

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

David Hilbert, 1930

EP_02.svg

没有单独存在的自我。

Erwin Schrödinger, 1918

EP_03.svg

切勿迷信权威,因为总有与之相反的权威。

The best answer to fanaticism: Liberalism, Bertrand Russell, 1951

EP_04.svg

相反的事物是互补的。

Motto chosen by Niels Bohr, 1947

EP_99.svg

归根结底,我们是自然的一部分,我们是我们所希望解决的谜题的一部分。

Where is Science Going? The Universe in the light of modern physics, Max Planck, 1932

CC BY-SA 114514.810